斗六市

斗六昔稱為『斗六門』,昔為平埔族洪雅族之斗六社的居住地,在康熙末年時,漢人開墾成集,乃譯斗六社之音為地名,稱為『斗六門』。加上『門』字,乃是因為當時其位置恰位於諸羅縣東方之門鎖重鎮,因而有『斗六門』之稱。後來則去掉『門』字,改稱為『斗六』沿用至今。

斗六市在清代就成為雲林地區的軍事重地,置千總及清兵250名,可見其地位之重要性。當時由於此地區土地肥沃,出產豐富,交通,商業因設防而日趨發達,先民的經濟生活比較活躍,生活水準也甚富裕。可由市區內遺留之古蹟建物獲得見證。

斗六先民很多是明鄭遺民,秉於忠義民風,篤敬武聖關公,因此,反清復明的天地會秘密組織根基非常厚實,形成「三年一小反,五年一大反」的抗清局面,只要有人登高一呼,說反清就反了,義無反顧,在滿清統治二百十二年,表現出不少「生為漢人,死為漢鬼」的悲壯行動,真是可歌可泣,就連日據初期也配合反抗軍抗日,曾讓日軍戰敗退守重整,後雖在日軍強大武力下失敗,也足讓日軍在此吃盡苦頭。相關資料另敘於後方[附註]

斗六市為雲林縣政府所在地,火車站前的街道都是商店街,人潮很多,是雲林縣最熱鬧的一個市區,從火車站出來,逛商店街就可以盡情的體會這兒的文化。

詳細行程(103/07/22)

斗六圓環:噴水圓環是斗六市新的地標,夜間每隔一個小時播放水舞表演,吸引許多民眾駐足欣賞。

太平老街:下斗六火車站,往肯德雞方向前進,步行三分鐘,便可以到達,相鄰於斗六圓環旁。街道兩旁日據時代興建的古樸建築,至今仍保留有數十棟八、九十年歷史的巴洛克建築。每一棟都是二層樓高,二樓外壁都有精美雕飾,包括龍鳳圖案栩栩如生,部分雕飾並刻上住戶姓氏,除了宣示不忘本的美德外,也有顯赫名門家世的意義。

雲水街文創廣場:在太平老街旁,是由日式警察宿舍改建而成,除了讓遊客感受斗六市的重要性外,也可欣賞經整修後的宿舍,常有婚紗攝影者到此取景及文創業者的相關活動。

么鬼市:又名斗六不夜市,位於中正路底,火車站旁步行數分鐘即達,設有停車場,從中午一直營業到晚上,是個提供大家休閒輕鬆逛逛的好去處。它不像一般雜亂無章的夜市攤販那樣,這裡可是規劃整齊,一間間店面一字排開,以美食小吃為主,無論您愛吃麵食類、白飯、炒飯、燴飯、牛肉麵、水餃、西式牛排,這裡的好風味,滿足每位老饕的口腹。除此之外,冰品類更是出名,各類冰品都為您準備好了。旁邊另有雲林溪美食廣場,也是提供美食。

觀音佛祖廟(廟名?):位在郵局旁(么鬼市隔街),主祠觀音佛祖,廟外的石獅造型有別於一般廟宇。

行啟記念館:位於公正(12)停車場旁,旁邊設有入出境局的辦事處及 兒童籽公園,是日本裕仁皇太子1923年即位前訪視台灣所建的八座行館之一,為磚造混和木構造建築。

斗六兒童籽公園:位於行啟紀念館旁,打破以往四平八穩的制式建築,改以優雅、奇特、新穎與生態並重的方式呈現,館內有好大的沙坑及平坦的地皮可供小朋友玩耍,提供大斗六地區另一個兒童遊戲天堂。

三三文創聚落:位於行啟紀念館旁,是警察宿舍改建而成,提供文創業者一個發表作品的場地,除了宿舍外,還有一座防空洞建築,通氣孔多處,應是一處重要的建物,可惜大門索住不得其門而入。

湖山岩:位於湖山里岩山路51(國道3號中二高林內斗六交流道下-->省道3號文化路-->湖本村(光復路)-->楓樹湖-->外湖橋-->湖山路-->湖山岩或大學路-->榮譽路往環球技術學院即可。)

     湖山寺背山面水,風光明媚。大佛寺建於清雍正三年,供奉觀世音菩薩,寺廟莊嚴典雅,造型富麗堂皇,背山面水,曾於民國48年重建,新建寺宇為兩層宮殿式建築,入寺須登階而 上。寺院內兩旁種植各種綠色植物,更顯得佛寺幽深隱密。湖山岩背山面水,風光明媚,寺旁設有庭園,園內以一泓綠池為主體,池東雕塑一尊3丈高的達摩祖師像,池西側為觀音大佛坐姿像,金碧輝煌中不失莊嚴慈祥。近來又在對面山坡闢建佛教雕塑公園,已完成千佛雕塑區、紫竹林羅漢與彌勒大佛。

楓樹湖:原由一棵碩大的老楓香樹而得名,樹齡約五百年, 但前往參觀時,村堛漱H告知已躺了好幾年,起而代之的是一條種滿楓葉的道路,由於社區相關單位的整造,目前這裡可看見百年老井、環繞全村上方的登山步道及農村營造相關景觀。斗南交流道下去→台三縣→斗六工業區→注意路旁指示標誌往湖山岩方向即可到達。

石榴班火車站:是西部縱貫鐡路的一個小站,有鐡路員工宿舍,曾辦理過百年老站展覽。

斗六雅聞峇里海岸觀光工廠:距石榴班火車站約三公里處(有指標指引),是一處峇里海岸風格的工廠。這裡擁有茅草屋群、棕櫚樹的水池海岸沙灘風景像及了峇里島度假聖地,區內販賣各類保養用品。國3下斗六交流道(左轉)→循文化路(3)直行→右轉振興路(左邊為福懋加油站)→左轉南環路→左轉中興路(過榴北地下道)→直行約600公尺雅聞峇里海岸觀光工廠(左邊)

西市場:位於火車站前方不遠處,吃的,用的這兒都有,是斗六最大的市集,大約中午二點以後就散市了,市場內有家已創業40年的「鄧肉圓」(鄧的右側為邑部),肉圓每顆25元,配上熬煮一天的清湯,也真的是對味。

三角點基石:

黃厝林頭:標高63公尺,有顆編號235號的三等三角點基石及一顆日本大正土木局水13號基石。

斗六市區取南接台3(大學路二段),分駐所前接成功路(149甲縣道),行900公尺於成功路701巷口停車(東林109A1電線桿)

巷口左下方有一片廢棄的長草地,距巷口約30公尺處有棵獨立樹,二顆基石就在獨立樹左側一公尺的地方,想找基石的就 左下廢草地游過去吧!

斗六:標高41公尺,有顆編號229號的三等三角點基石。

市區走台1線接雲科路四段右轉西平路(1丁線),然後沿西平路(1丁線)南下行1公里;於里程5.3K處轉西平路496(入口有海霸王海釣場招牌),行約260公尺後抵達西平路49678號宅前停車。

78號民宅左側產業道路右下行約100公尺,基石在產業道路右側田埂上,很明顯易見。

附註:

清康熙60(1721)5月,天地會首領朱一貴(鴨母王)在鳳山羅漢內門(今高雄縣內門)起兵抗清,斗六門的會黨立刻佔領斗六,並在賴池,張岳等領導下,攻諸羅城(嘉義市)得逞,是時抗清行動全島紛紛響應,所以只有七天工夫就光復了全台,後因大量清兵渡海增援,加上朱一貴內部意見不合,抗清行動僅維持50天就瓦解了。

乾隆51(1786)七月,天地會改以「添弟會」名義活動,斗六門的會黨,為拯救被捕同志黃鐘、張烈,由楊光勳領導劫獄,趁黑刺殺了石榴班汎把總陳和,肇事之後,黨徒門投奔彰化大里杙莊,慫恿林爽文起義,才引發十一月轟動於世的林爽文反清大革命,革命行動歷時一年又三個月,而且革命的最後生死決戰長達九天,就是在斗六門和古坑地區。

乾隆60年,(1795)3月,會黨陳周全,黃朝,陳容,洪棟,馮旗等,在西螺湳仔莊(今屬二崙鄉,俗稱田尾)聚眾千人革命,斗六門的會黨王快,亦率眾響應,佔領斗六之後,立刻發兵攻諸羅城,但是很快就被清兵捻平,王快遭受擒殺的命運。

道光12(1832)9月,嘉義店仔口(今白河)的農民首領張丙,憤滿清官吏專橫,貪墨,腐敗,發起「倒滿興漢」的革命行動,莿桐腳黃城,起義佔領斗六,委派黃雖菜為縣丞,用故明正朔,並親自率革命軍張丙。這次革命歷時三個月之久,失敗後,黃城遭到剖心極刑,以祭斗六之役兩百多名殉難滿清官兵亡魂,株連而斬者數百人,至為淒慘。

清朝初期,官吏薪祿非常輕微,尤其是地方官員的待遇更低,如按舊制,知縣的年薪才2749分,縣丞2432釐,巡檢1952分,兵役約2兩每月另配米三斗,實在上不足以事父母中不足以資衣食,下不足以蓄子女。到了乾隆8年,基於「百官不能副養贍養之資,難責以廉勤之操」,開始奉旨增加「養廉」,那時後的錢,一兩銀子值錢3000文,每一銀圓可換錢2000文,而價是一斗米200文,一斤肉40文,如果依照我們現在的物價推算,當時一位縣丞每月的總收入,還不到新台幣一萬元,算是低收入戶呢!

好官姚鴻,先民景仰:在斗六任職的清朝官吏大都是貪官污吏,唯縣丞姚鴻,任期僅三年,政績斐然。姚鴻,是江蘇昭文縣人,道光二十五年至二十八年(公元一八四五年至一八四八年)署斗六門縣丞(嘉義縣斗六門分縣),兼任彰化縣斗六門縣丞,曾立「示禁」的石碑在斗六福德宮路側(如今仍在,但字跡以斑剝不清),碑高110公分,寬53公分,厚11公分,碑文『嘉義縣斗六門分縣加三級記錄三次記大功十四次姚為勒碑示禁藉差擄強事,本月初九月據生員總理張鐘,張肇基,張祖臺,王濟時董事部中流行既通保紳嗜鋪民呈稱,竊斗六街近有地棍,自稱縣差幫夥,在街中曲巷,伺擄行人,本日惠來厝莊周姓銀被擄劫,本街張姓,南和街李姓亦被擄獲勒索,查詢無票,被斥星散,似此地棍擄搶,不異分肥,若不亟除,恐成巨害,僉乞示禁居辦等情前來,特此除申請道憲 府憲及移縣並飭差嚴拘外,合亟示禁,為此示仰所屬地方人等知悉,自示以後無論何處,縣差幫夥並無牌票,及有牌票而非命盜重情,敢在街巷噓場混蒘勒索者,許居民總董鄉保等鳴眾綑赴本分縣,以憑訊辦,俾除民害,而靖地方,各宜毋違特示。』

道光2510月,斗六為南北咽喉,當時盜匪出沒靡定,強劫頻聞,姚鴻仿照江蘇「一文緣」辦法,勸民眾每日捐錢「一文」,存殷實業戶處,充為補盜之需,實施清庄聯團,以一保或二保為管區,以四'庄或五庄為一甲,公約條議,各要地均設有守監望,若發現盜賊,鳴鑼為信號,鄰境順次應之,以便發揮守望相助保家保鄰的力量,並規定擒獲盜匪現行犯,賞錢六千文,若補盜而不幸傷亡,也有撫恤規定先賢倪贊元著的「雲林采訪冊」(光緒二十年任本縣儒學訓導,在職半年而已)中,記載姚鴻謂 : 「居官廉名,安良除暴,嘗慮差役過多,藉端勒索,為之裁派差名,減輕差費,凡有益於地方之事,莫不認真整頓,以期成效,若夫倡修廟宇,捐建廟橋粱善事,猶其餘事,士民愛之,奉公祿位於受天宮,更置田租十八石,遞年演戲恭祝,俾垂不朽。於日據時遭拆毀,民國65年由地方紳士捐資於林頭里重建供奉。

抗拒日寇佔領,斗六血戰三天

光緒20(1894),中日甲午戰爭,滿清戰敗簽定馬關條約,割讓台灣,台灣人不服,立志「永清」(年號),組「台灣民族國抗拒日寇武力佔領。翌年5月,日寇在基隆三貂灣的澳底強行登陸,揮軍南下,抗日義軍節節扺抗,至9月初,先鋒對寇軍入侵雲林,於斗南地區,痛遭抗日義軍伏擊,圍殲,追逐,重創後退回彰化喘息,整補了三星期之後,繼續南侵,施行其「燒,殺,強」的三光政策,暴力佔領。

929日,日寇湊合一萬餘名,配合騎兵砲兵,浩浩蕩蕩兵分三路,直撲雲林,斗六門保衛戰,從105日至7日,歷時三天血戰,戰況至為壯烈。依據日人「斗六鎮定史」檔案中,有一段形容斗六門劇烈戰況的描述:「激戰導至傷亡慘重,衛生隊在槍林彈雨中開設第二救護站,地點在北門附近的「受天宮」中,正在急救作戰受傷官兵時,突然闖進一位五十多歲的義民和十三歲的持槍少年,正欲舉槍肇事,所幸及時發現,經救護站人員和警戒士兵協力奮勇補斬,否則後果不堪設想,由此可察知此間居民,不論老少,那種「不共戴天」的仇我心態,今日進軍如此險惡艱辛,遭受義軍視死如歸的頑強抵抗,絕非偶然。」這就是薪火相傳的民族正氣,在這次戰役中,可歌可泣的壯烈犧牲報國行動,不勝枚舉,尤其是台灣民族國副將楊洪泗,分統朱乃昌等,率福字鎮海軍捷克式砲隊,身先士卒,勇於捐軀,激發出抗日殺敵的高昂士氣,義軍在斗六浴血奮戰,最後因彈盡不支而被迫撤退時,代理知縣李品三,猶力戰死拼不肯退,結果被部屬強掖而拖離戰場。三天血戰中,斗六門的義軍領導者有簡精華,張呂赤,陳文晃等人,斗六撤退後,在古坑山區,繼續抗日活動。據傳,清軍統領王得標等清兵潰脫險後,化裝農民,由簡義(精華)派人護送回台南,並各贈旅費百元,可見先民之忠貞和俠義。